文学既是无功利的,又是功利的

文学艺术是审美的,这决定了文学艺术往往是无功利的,作者或读者在创作或欣赏的时候一般都没有直接的功利目的,不企求直接得到现实利益。就像黑格尔所说:“欲望所要利用的木材或是所要吃的动物如果仅是画出来的,对欲望就不会有用。”

一般来说,我们对待事物有三种方式,即实际的、理论的和审美的。面对一片森林,以实际的眼光来对待的话,人们就要问这森林是否有利于环境保护、防风固沙,或者打听薪材的价格以便收购;而以理论的观点来对待的话,人们便要进行有关该森林的一系列研究,发现其中的规律和本质;而审美的眼光则抛开所有这一切利益考虑,它只关注森林的外观所构成的美。这样一来,美学也就把审美感觉的对象当作  种幻觉,因为它的“现实性”——那种无利害关系的感觉的现实性——是和那种与实际利害有关的现实性完全隔绝的。这两种现实性并没有共同尺度可资比较。例如在透纳绘画中的母牛,虽然可以看见,但却不能挤奶或听见它们的叫声。显然,审美的眼光是无功利的,而其他的眼光是有功利的。所以康德下结论说:“鉴赏是凭借完全无利害观念的快感和不快感对某一对象或其表现方法的一种判断力。”可见,审美性决定了文学的无功利性。

文学的这种无功利性集中体现在作家的创作活动和读者的阅读过程中。作家创作必须舍弃直接的功利考虑而持谈泊、宁静之心,这样才能写出好作品.刘煽所谓“是以陶钧文思,贵在虚静、疏瀹五藏,澡雪精神”即是此意。读者也需要保持无功利目的才能进入文学的审美世界。鲁迅曾经指出:“中国人看小说,不能用赏监的态度去欣赏它,却自己钻入书中,硬去充一个其中的角色。所以青年看《红楼梦》,便以宝玉、黛玉自居,而老年人看去,又多占据了贾政管束宝玉的身份.满心是利害的打算,别的什么也看不见了。”这说明,如果满心是利害的打算,就无法“欣赏”小说的美。

2016-09-15T10:01:14+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