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人称

在现实生活中,代词所指的是说活人叫第一人称,如“我、我们”;听话人叫第二人称,如“你、你们”;其他的人或事物都叫第三人称,如“他、她、它、他们、它们”。采用第一人称长处是作者与表述者容易统一,陆文夫曾深有体会地说:“……用第一人称写作时,作者总是自觉或不自觉地把文章的‘我’和写文章的我归于统一。这种统一会产生一种效果,容易使自己那想得昏糊的头脑清晰起来,各种事物以我为纲,历历在日,可闻可见;叙述起来也好侮是自己在讲故事,容易发挥自己在语言方面的个性与特点。写作时有个“我”在其中穿针引线,确实可以使散乱的材料更容易闽于统一。更重要的是,因表述者与作者结合为一体,读者阅读时仿佛亲聆当事人侃侃而谈,内容均为表述者(文中人物)的亲见、亲闻、亲历、亲感,也就鲜明生动、真切感人。并可自然地将外部世界与人物的内心吐界交相融会,下笔也就方便地把报写、叙述、抒情、议论化于一炉。这无疑增强了文章的感应强度。

但是.第一人称也有它的短处:表述范围只能以“我”为中心,以“我”这一人物的所见、所闻、所感为半径画因,表述者的视域大受局限。除“我”之外,其他人物都得进过“我”来表现,至于其他人物的内心活动,那更只有通过“我”所见到的其他人物的外部动作来加以推测,或者干脆让读者右猪想。如鲁迅作品《伤逝》中的于霜.她的稻神变化就只有靠涓生来表现。作者几次用不同的笔触写到“我”所看到的她的不同眼光,正是她在几个不同阶段的不同精神折光。还有,第一人称作品一般不能写年代久远的历史人物,也不能轻易让表述者“我”在作品中死去。如果一定要把表述者“处死”,那就得巡行特殊处理,如雷马克的《西线无战事》,待近20万字的长篇,都用的是第一人称,想不到最后几十个宇却改换成第三人称。这样一来,一直是表述者“我”的保罗·博伊默尔突然转换成了表述对象,这样“我”才能去死。这说明了第一人称的组材范围很小。

2016-01-06T17:59:21+00:00 By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