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既是评价的,又是认识的

文学是审美的,情感性评价是文学的应有之义。所谓情感性评价,也就是一种审美评价。审美评价不同于真理评价.也不同于道德评价:真理评价是判断对象是真的还是假的,道德评价是判断对象是善的还是恶的,而审美评价是判断对象是美的还是丑的。在艺术活动中,它主要表现为艺术家或接受者的主观情感倾向,或肯定、欣羡、赞美、同情、喜爱、惋惜、悲愤,或否定、鄙弃、厌恶、反感、憎恨,或两者兼而有之,如鲁迅对阿Q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审美评价,它总同形象深深地联系在一起,作用于形象的推移、分解、组合、创造,并融会在所创造的形象之中,从而,审美评价也与前述审美元功利、审美直觉密切相关,相互渗透。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倾泻了浓烈的情感评价,如他对吉卜赛姑娘爱斯梅哈尔达外美内秀的高度赞美,对主教克罗德外善内恶的无情鞭打等,但作家主观的毁誉、褒贬的态度并未直接陈述出来,而是借人物行动、关系透露出来的。

问题在于,文学有没有理性的认识因素在起作用呢?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即文学也是认识的。因为,文学作为意识形态,必然包含认识因素.必然表现作家对社会人生真理的探寻和理性认识。优秀的文学作品总是能够通过典型的艺术形象,真实地反映社会生活的某些本质和规律,揭示社会的发展趋势。这一点.对于社会主义文学来说,尤其重要。

2016-09-15T10:02:06+00:00 By |新闻|